查看: 1105|回复: 0

散文 玛人沟里征夫泪 王英之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12-5 22:46: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城文坛
散文
            玛人沟里征夫泪
            
王英之
板厂峪北边垃子山里侧,有一条直接通向峰脊的山沟,虽说相对其他几条山沟坡度较缓,也有70度以上,而且沟底乱石参差错落,大的如屋,小的如卵,踩上一脚,进一退二,得加十分小心。石沟两旁高的是密林,矮的是荆窠,横的是攀藤缠绕,刺槐穿针引线把个野山沟编织得阴深可怖,尽管头顶上的横岭海拨才700公尺,最高的836公尺,但是陡峭难攀。如果不是修长城,这里也许是一片原始森林,虎豹熊罴之属地。这么个山沟它有一个阴气很重,听着就会流泪的名子——骂人沟。今人觉得丧气不好听,就叫谐音玛人沟。
据说,自打明朝隆庆二年,戚继光率3000南兵奉调蓟东拱卫京师以来,开始修筑新式长城。经戚继光实地勘测,因为板厂峪疆沟砬子山一岭东西横陈,龙脊刀劈剑削是天然的御胡屏障,他在这里牢牢实实地画上了一 条线,特别地标明这一 段28里是蓟东防线的重中之重,必须精工修建,坚定地执行当今皇上“敕总理练兵兵官整饬边务”、“敕总兵官巡抚申饬边务”,不敢怠缓废弛以致偾事,责有所归!严勊督促。当下军令如山,全军雷厉风行。这时人们才发现,建长城的所有建筑材料都在砬子山内边的板厂峪堡附近,运达山岭只有上述的一条沟最为合适。这样岭上28里的长城和18座空心敌楼的砖、石、木、灰都得从这里输送。依据在大毛山孙家楼发现的筑城记事碑“万历二十三年秋防德州营修完石门路大毛山长城木马峪西空至西山崖拆修边墙四十丈,创修三等边墙五丈,七十八号台一座。”以及董家口西北小水门五十五号台筑楼记事碑,明确记录了该楼由戚继光等主持修建。董家口西北长城断虏台鼎建的各级官员,也有碑记。
我们从中不难看出,长城修建工程采取分段包干责任制,甚至连工程技术人员如摸头、石匠、泥瓦匠等,都领责记录刻碑,为日后的行边大臣查核纪验提供依据。工程施工的标准分三个级别,一等边;边墙内外两侧均以条石砌基础,青砖砌墙表,墙顶面以方砖铺墁或者以条砖砌踏步,墙体高大坚固。二等边;边墙以石或砖砌外侧,毛石砌内侧,墙顶面及垛口、女墙均为砖砌,墙体比较高大。三等边;边墙无砖为毛石砌成,墙体低矮。
根据万历《卢龙塞略》记载;隆庆三年,开三屯镇城,用保河南通津、德州等营军夫,支修城银三千九百两。
可见,修建长城是有国家财政支持,并且现银周转,单独核算。
但是,搬运建筑材料的征夫似乎不在此列。也许他们是另类,是戴罪的人犯,冤屈的流民,或者是苦力者,史料缺失。
征夫很快集结于砬子山下,征夫的眼泪从此洒在边墙内外,所以今天这里的野花都是殷红的血色,秋天的红叶也格外鲜艳,艳得令人心颤。
这条山沟从此便由征夫开山劈路,也从此开始怨天尤人、指东骂西,山沟里从此呼号与忍泣不绝,皮鞭与眼泪齐飞,这条本来无名的山沟,从此有了名字——骂人沟。
想一想确实可怕;长城的基础条石重量达4、5吨,全靠人力提拔运达峻岭,谈何容易!明代还没有大型的工程机械,征夫肉身透支的生力和怨恨同时支撑了蚂蚁之举,军命和严惩不怠冷酷无情。长城城砖,按每块9公斤计算,一个征夫一次可能背负几块青砖送达山巅呢?有人说,从烧砖的窑口出发可能用车运,戚继光不是在蓟东战线创建了车营吗,车轱辘运砖该不是问题,省力又省周折。这段路程估计有9公里。古人很容易这样做,我们姑且认为窑口出砖后,很快就都运载到了砬子山脚下,下一步车子不能走陡坡,该是骡子、驴子和羊驮,据说当时的羊有一种叫马羊的,个头似小马驹,极有驮力,它们为长城的建设贡献颇大,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羊失种了。那时,不能用马,因为那时的马太珍贵了,边军的骑兵本来就缺少马,加上连年征战损失很大,可恨的是北胡犯边专门掠夺马匹,抢夺粮食,所以边台的马儿成为稀罕物,军中的宠儿,有谁会舍得役马苦力呢?
但是,砬子山岩崖陡峭,骡子、驴子也时常失蹄,滚落沟底,马羊也可能都累死了,最后还得靠征夫的肩头。现在蓟东民间流传有“王小二背砖十八块,生生累死了”的故事。现在我们秤量一块标准长城砖,重量为10.5公斤,那么十八块合计为189公斤,378市斤。王小二们一趟背负近四百斤的城砖,攀登拔地而起并立如屏的砬子山崖容易吗!也许别的征夫没有他那个体质,就是背十块城砖,往复上下无有穷期,而且稍有疲像,冷水皮鞭就劈头盖脑砸来,苦啊、苦啊,征夫便呐喊,便开骂。当然他们不敢骂执鞭人,不敢骂总理总兵、不敢骂皇帝,他们便骂摸头(敌楼边墙设计师)、便骂石匠、骂泥水匠、骂木匠,骂他们不得好死!骂他们狼狈为奸成心折磨人,选这么个鬼都不来的地方修什么该死的敌楼,修什么劳民伤财的长城!他们骂爹骂娘骂自己的命运!总之,骂声不绝,骂人沟成了征夫的出气筒、减压阀,也成为征夫泪干埋骨,哀怨失魂的地方。也许他们便是声讨长城的鼻祖,后来清朝有个叫陈天植的人在《登长城知圣楼》诗中、咏道:
长城万里海天悠,
怀古登楼醉倚楼。
当日祖龙空筑怨,
不知遗恨几千秋。
还有一个人恨恨道:
万里长城今犹在,
不见当年秦始皇。
如果你运气好能在空山雨后,再来疆沟砬子山骂人沟,定会听到白骨征夫的呐喊,感受长城修建之不易。
图片21.jpg
玛人沟悬崖峭壁顶上的敌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7-7-20 22:44 , Processed in 1.14064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